优化航线、升级机队……从高空到地面,三大航司如何节能减碳?

广告位

  近年来,减碳已成为全球共识。2016年,国际民航组织通过了国际航空碳抵消和减排计划;国际航空运输协会在20…

  近年来,减碳已成为全球共识。2016年,国际民航组织通过了国际航空碳抵消和减排计划;国际航空运输协会在2021年第 77届年会上,批准了全球航空运输业于2050年实现净零碳排放的决议。为实现航空领域的节能降碳及可持续发展,国际民航组织提出改善空中交通管理和运行、发展可持续航空燃料等措施。

  自南航于2008年发布中国民航第一份企业社会责任报告至今,绿色飞行、运营的理念一直贯穿我国民航业的发展。“双碳”目标下,过去一年,以国航、东航、南航为代表的国内三大航司在节能降碳方面做了哪些工作?2022年又有哪些目标?

  航油燃烧是民航业碳排放“大户”

  虽然从全球范围来看,民航业并不是碳排放大户,却是碳减排的“困难户”,这与航空运输主要依赖燃油有很大关系。国际能源署报告显示,航空运输业2019年的总碳排放量占全球交通运输行业碳排放量的10%,占全球碳排放总量约2%。2013年至2019年,全球民航运输业碳排放量已超过国际民航组织预测数值的70%。气候行动追踪组织将航空业碳中和发展目标进展评为“严重不足”,如果不加以控制,到2050年全世界将有25%的碳排放来自航空业。

  航空运输业碳排放主要有三大来源,分别为飞机航空燃油燃烧、与飞机相关的地面排放和航空相关的电力使用,其中,航油燃烧约占总排放量的79%,是民航业碳排放的大户,因此,减少航空燃油成为民航业减碳的重点。

  国际民航组织提出减少航空燃油的一个重要措施便是改善空中交通管理和运行,具体表现为改善机场运行、全球互用系统和数据、最佳容量和灵活航班、高效飞行航路等。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在梳理国航、东航、南航节能减碳工作进展中发现,提升能效管理成为重点,主要手段为优化飞行距离、减轻飞机重量、引进节能飞机、运营节能技术等。

  引进节能飞机、升级机队是实现节能减碳目标的重要措施之一。大部分航司每年都会淘汰、退租老旧飞机,引进先进飞机,并对发动机进行检修更换和日常维护保养,保证飞机机械性能优良。目前,三大航均引进了A350-900、A320neo 等环保节油效果突出的新飞机,其中,东航过去一年共引进了33架新机型飞机。

  此外,降低空载重量也是提高燃油使用效率和降低碳排放的有效方法。航司通常会通过减少加水量实施飞机减重。南航会按每航班乘客数量装载用水,而非盲目装满水箱。据东航披露,其于2021年启动航班“减重节油精细化管理”项目,定期评估调整无筏飞机数量、修订航班控水减重标准、优化餐食机供品重量标准、推进餐食机供品实际重量数据推送。其中,餐食机供品实际重量动态推送、动态管控无筏飞机数量两项举措累计动态减重2.8万吨,减少耗油1188吨。

  优化航线网络、缩短航班实际飞行距离则是最直接节省飞行时间、减少航油消耗和二氧化碳排放的方式。南航通过优化三亚方向航路走向,调整使用陆地航路为主用航路、海上航路为备用航路,结合西南地区空域调整进行航路优化;新增深圳往返内罗毕、浦东往返纽约02航路,节省航程距离,减少飞行时间和航油消耗。数据显示,南航通过调整航路走向累计节省飞行距离约667万公里,节省飞行时间1026分钟,减少油耗3077吨。

  另外,采用航行新技术降低飞行下降阶段的航油消耗,也是航司在节能减碳方面不断优化的方向。南航通过研究评估调整巡航重心参数对飞行的实际影响,制定巡航重心动态调整方案,通过优化巡航重心,提升飞行性能,2021年节省燃油约1200吨;通过加强高度层管控,实现3.28万吨的总节油量。

  创新数字化节能减排,持续关注可持续燃料技术

  在节省油耗方面,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注意到,三大航均提到了进场内车辆“油改电”和“APU 替代”方式,其中APU是位于飞机尾部的小功率发动机,其在地面供电供气的能耗远高于市电及其他柴油机,通过使用地面电源车、桥载电源替代 APU,减少APU使用时间,从而节省油耗并减少废气排放。2021年,国航使用APU替代设施,减少二氧化碳排放22.6万吨;东航APU替代设施使用率为99.9%,有害废弃物总量减少15.1吨。

  节能降碳方面,南航、东航等航司已开始创新运用数字化技术。南航研发的航油大数据管理应用平台“航油e云”,通过物联网技术手段整合航班加油数据,2021年实现航班加油时间节约17%;研发的节油大数据平台、飞行员EFB节油助手,创新全运行链条节油技术,一年累计为其节省航油约8.3万吨。东航2021年6月在B777机队正式启用的电子飞行记录本 (Electronic Log Book,简称为ELB),是中国民航首次正式以ELB取代纸质飞行记录本。据测算,如果东航股份全机队实施ELB运行,每年能节省的人工和纸张、印刷成本达2000万元以上,环保减碳成效显著。

  除上述方式外,研发应用可持续航空燃料是目前国际航空业认可且持续努力的方向。可持续航空燃料区别于常规化石衍生燃料,由动物、植物等生物材料生产而成。国际民航组织在2009年召开了首次航空与替代燃料会议,2011年中国就进行了首次可持续航空燃料的验证飞行,由中国国航使用波音747-400型客机,加载由中国石油和霍尼韦尔UOP合作生产的航空生物燃油,在北京首都国际机场执行验证飞行。2019年,南航首次使用生物航油执行跨洋飞行任务。

  目前,关于可持续航空燃料的研究还在有序推进中,南航、东航等航司均表示持续关注航空可持续燃料的技术进步、商业运营,并与国内相关机构共同研究适航取证、可持续认证、商业运营等问题,其中,东航在2022年计划中指出,开展可持续燃料的政策研究,探索行业应用可行性。

  以国航、东航、南航为代表的国内航司还在积极发声,不断提升我国民航业在国际航空领域减碳方面的话语权。在民航局的统一领导下,国航通过参与国际民航组织航空环境保护委员会工作组、国际航空运输协会可持续与环境顾问委员会、星空联盟可持续发展委员会,为行业积极发声;南航任职国际航协可持续与环境咨询委员会,积极参与碳排放、航空可持续燃料等工作组;东航积极参与市场化减排机制和国际全球气候治理事务,研究国际碳市场机制及全球碳市场的进展状况。

  低碳出行,从无纸化、按需用餐、限塑开始行动

  除在航班飞行、地面运行等方面拓展节能降碳的宽度和广度外,三大航司在旅客层面不断深化创新,推出低碳产品和服务,以带动旅客养成节能环保的乘机习惯。

  近年来,随着信息技术的发展,电子登机牌、电子客票等无纸化出行方式在国内逐渐流行。据统计,每1亿张纸质登机牌约产生碳排放1500吨。民航局在印发的《“十四五”航空运输旅客服务专项规划》中提出,至“十四五”末,千万级以上机场旅客全流程无纸化能力达到100%。据南航透露,2021年其累计参与无纸化登机、办理电子发票等“绿色全旅程”服务1500万人次,累计开出电子发票140万张。

  优化餐食品质的同时,航司也将绿色低碳体验拓展至餐食服务。为解决餐食浪费问题,南航继2019年推出“用空中餐食换取里程奖励”服务后,2021年持续倡导绿色飞行“按需用餐”,还开展餐食碳标签项目,针对经济舱餐食开展碳足迹分析,并获得第三方碳标签认证,为旅客提供低碳餐食选择。数据显示,2021年南航累计参与绿色飞行“按需用餐”服务旅客超过371万人次,节约餐食1762余吨。

  国航则推出了另外一种飞行里程的用法,旅客可以自愿选择通过飞行里程或现金支付的方式,参与国内植树造林等碳减排项目,自主实现“碳中和”飞行,降低航空出行碳排放对于环境的影响。去年12月,国航在支付宝小程序上推出了全新的手机值机低碳场景,旅客使用国航支付宝小程序值机,即可获得蚂蚁森林能量。

  另外,针对飞机上的不可降解塑料吸管、搅拌棒、餐/杯具、包装袋产品等一次性用品,航司早已展开“限塑”“禁塑”行动,并为此设置目标。东航在2021年6月召开限塑工作阶段性推进会,制定机供品相关标准,全面加强塑料污染治理外,还表示2022年正式推行国内限塑航班。南航在2021年年底,停止在航站楼、休息室、国内客运航班中供应一次性不可降解塑料吸管、搅拌棒、餐/杯具、包装袋,计划于2022年年底停止在国际客运航班供应一次性不可降解塑料吸管、搅拌棒、餐/杯具、包装袋,2024年年底实现不可降解塑料胶带、一次性不可降解塑料雨布、缠绕膜等货物包装用品使用量大幅下降。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王真真

关于作者: 游客

为您推荐